社会与法

轻舞:永恒的老师——周教授深深怀念叶盛

这是周老师离开后的第五个清明节。

老师没走多远,老师的声音仍然清晰地在他耳边回响,老师厚厚的镜片和温暖的微笑在他面前闪烁。

自从我有幸于1987年被人民大学金融系录取,有幸听了周叶盛教授的信用理论与实践课程,我与他建立了终生的关系

从80年代末,当孟先生没有放弃指导他的硕士论文,到90年代中期,当他回到国外学习,他继续推迟他的辩护,直到新世纪开始。因此,他接受了周先生长达15年的学术指导。

然而,老师在我学术生活之外的沉默教学今天影响了我,并将持续到我生命的尽头。

传递给简大道是纯洁、真诚、和平和善良的。这是周老师以前从来没有说过的话,但他总是以身作则地教我们。

所有听过李先生课的学生,本系、其他系甚至其他学校(如五道口等)的学生。)不仅可以钦佩于先生的学术造诣,还能感受到他在课内外平等的讨论、坦诚的交流和真诚的关怀。

自从20世纪80年代末毕业后离开学校,我从未中断过与周先生和学校的联系。每次我见到周先生或通过电话联系他,不管是长是短,它总是像一个春风。

周先生对学生和年轻教师充满耐心、爱心、宽容和鼓励。他与黄达、陈红、王传伦老师(三位老师和周先生共同被尊为全国人大财政资源四位导师)和几年前去世的侯梦婵老师也有着真诚的合作、真诚的尊重、相互关心和长久的友谊。

这种感觉常常打动我,深深钦佩以这些老先生为代表的老一代学者共同创造的友好、务实、自由、创新的人大财经黄金学院文化氛围。

后来,人们发现王先生的写作方式和受欢迎程度远远超过北京,并进入了全国金融学术界。

尽管年老体弱,王先生还是去了很多地方参加学术活动。事实上,在很大程度上,他也想为学术领域的老朋友和后进生提供一个平台。

20世纪90年代中期,我在纽约接受培训时,碰巧在华尔街遇到了周先生和其他金融机构的几位大师(曾林康、周军和江吴起)。我借此机会邀请老先生们和几位年轻的金融学者一起共进晚餐,并给我一些建议。在此期间,我深深体会到周先生和几位老先生对青年学生的关怀,也看到了两位先生之间非凡的默契和友谊。

周老师待人真诚,重视友谊。

我记得,在他教书50周年的座谈会上,他非常真诚和动情地说,他一生中教学的最大收获是向每个人学习,把他当成一个家庭成员。

2008年初,老师在《我自己的作品选》的扉页上给我和妻子(也是老师教的)写道:“互相学习,互相教导,友谊长存。”

重读今天,无限遗憾。

严肃有力的笔触不仅描绘了谦虚,也显示了教师的真诚和真诚,以及他对学习真理和创新的不懈追求。这是老师在平淡的现实中自然展现的山景。

叶先生在教学过程中受过良好教育,早在20世纪60年代就因他的文章《信贷收支平衡》而出名。20世纪80年代,他成为金融综合平衡理论的代表之一和著名的金融学教授。

然而,王先生从不模仿过去,从不教条,也从不停滞不前。相反,他总是采取开放的态度,非常重视使用新的方法和工具来研究改革开放过程中不断出现的经济和金融领域的新挑战和新问题。20世纪90年代,他带领中青年学者研究开放条件下的金融运行和金融体制改革,“从实践中寻找问题,从理论中思考”。

它实际上是管理经济和世界的研究。

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复会之初,财政部只有金融和会计专业。

当我进入学校时,我的系仅仅被细分为四个主要领域:金融、金融、国际金融和会计。我学习金融。

当论文的主题被选定时,金融似乎变得更加“时尚”。此外,当时根据国家计委副秘书长王春的要求,正在做一个货币流通的小课题。因此,它选择了金融这个话题(用计量方法分析货币数量和经济稳定增长),并敢于邀请王传伦先生和周叶盛先生担任自己的论文导师。

然而,教学和研究部门的一些负责任的教师认为选择金融专业的金融课题是不恰当的。

然而,周小川给予了坚定的支持,王先生和陈先生也明确表示,NPC的金融最初是一个家庭。

这也鼓励我坚定地走上金融专业学习的道路。

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当周先生领导金融资本运营分析研究时,他命令我参与市场运营研究。

然而,由于出国留学,我没有做出任何贡献,这已经成为我有限的学术生涯中的一大遗憾。

为了解决人生难题,李先生教人学习,更教人做人,但他从不说教,也很少喂“心灵鸡汤”。

这往往是几句令人担忧的话,一个家,哪怕只是在张先生的小书房或客厅里坐一会儿,都会被宁静的气氛所感染,心不禁平静下来,变得明亮起来。

也许周小川没有刻意从哲学的角度帮助他人解释“人生的困惑”,但他确实做到了,用他简单明了的话语和安静的倾听。

教师实际上更愿意帮助年轻人解决特定的“生活困难”。

不管谁(听课或看书)想什么时候去找他,他总是愿意帮忙。

老师有时会找老学生来帮助新学生,但他总是充满理解,从不勉强。

老师住在学校东门附近的双榆树。大门永远对学生开放。

每次我去拜访老师,我从不预约。一般来说,我只在出门前打电话,甚至直接通过。他似乎总是在家等你敲门(除了偶尔去上学)。

我经常同时遇见两三个人。

作为一名学者,许多人被如此奢侈的方式打扰可能是无法忍受的,但是周老师从不轻视和喜欢。

周先生高度近视,晚年患了更严重的眼病。他几乎失明了。然而,当他的身体仍然健康的时候,他仍然坚持通过听录音来指导他的学生(有时是学生,有时是他的孙子,他也读金融专业来读论文和录音)。

这实际上是在燃烧他最后的能量!一想到这,我就感到心痛和流泪。

这位老师不得不依靠透析来维持她的健康,因为她离开了陪伴她一生的母亲,在她年老时,她在床上躺了很多年。她眼睛和肾脏有问题。

但是面对这些,老师总是很冷静。

最后,他在透析过程中死于出血,并突然死亡。

想必在老师的最后一刻,他也很平静。

面对波折,他始终保持冷静,面对旧病,也会平静地面对生死。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