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新闻

在工资拖欠受到严格监管的情况下,为什么仍然有农民工得不到工资?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近日发布《关于做好2019年元旦春节工作的通知》,要求加大对工资违规行为的处罚力度,确保农民工按时足额领到工资。

新华社观点记者在河南、陕西、山东等地采访时发现,经过连续多年的大力整改,以建筑行业为代表的农民工拖欠工资“老大难问题”已经得到明显改善,但仍有部分企业未能及时支付职工工资。

已经采取各种措施,确保移徙工人按时足额领取工资。根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数据,2018年前三个季度,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有131.3万工人(主要是农民工),拖欠工资补偿129.8亿元。

自今年年初以来,惩罚农民工欠薪的力度不断加大,保护机制不断完善。移徙工人的未付工资问题从三个方面减少了:案件数量、未付工资数额和未付工资数量减少了。

记者调查发现,许多地方的工资保障制度得到了改善,建筑业农民工的月安置率明显提高,拖欠工资的“老大难”问题明显缓解。

Xi人民社会保障局劳动和社会保障监察支队办公室主任李鹏表示,目前,Xi在建的358个政府投资项目实行了农民工工资专户和银行代发工资制度,工资可以直接支付给农民工本人。山西省与中国建设银行联合开展金融业务。资金不到位时,总承包可以根据建行的信贷资源及时支付农民工工资。深圳设立了一个欠薪保障基金。2018年前三季度,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动用全市欠薪保障基金垫付欠薪2718.9万元和3581人。

将出台越来越多的具体措施,确保农民工工资保障渠道畅通。

记者从山西省总工会了解到,工会组织在农民工集中的工厂、矿山、建筑工地和公共场所设立维权服务台,现场受理投诉。济南市11个县和高新区建立了农民工服务中心。

为了有效遏制年底和年初拖欠工资的高发生率,各地也加大了打击恶意拖欠工资的力度。

2014年,农民工邢Moumou在郑州市的一个建筑工地做了内墙粉刷,承包商欠了他8000元。

不久前,在集中整改行动中,郑州市管城区法院实时检查并冻结了承包商的账户,帮助他获得了拖欠4年的工资。

此外,许多地方将建立一个“黑名单”系统,允许无薪雇主“到处受到限制”

石家庄市近日向社会公布了六份”黑名单”信息,涉及石家庄卓润建筑劳务分包有限公司拖欠农民工工资37万元等137万元。这些“黑名单”单位将受到联合处罚。

Xi市将向中国人民银行企业信用系统、社会信用信息共享系统和市场主体信用信息系统通报严重拖欠工资企业的信息。河南省和武汉市也出台了限制列入“黑名单”单位政府采购、招标、资质管理、融资和贷款的措施。

小微企业已成为高工资拖欠地区,建筑业分包矛盾的转移尚未完全消除。一项记者调查发现,尽管各地区农民工工资支付管理越来越规范,但拖欠工资在一些地区仍较为普遍。

-小型和微型企业已经成为高工资拖欠地区。

近日,Xi安民社会服务部发布了几个典型的欠薪案例,包括餐饮、装修等几个小微企业。

Xi安宏金田餐饮服务有限公司欠35名员工13.4万元,Xi安雄冠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欠30名农民工12.7万元。

广州协星装饰公司在洛阳市某工程欠55人工资109万元。

在青海省报道的一个典型案例中,一家装饰公司欠124名农民工181万元的工资。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于丹丹表示,近年来,餐饮服务、加工制造、家政服务等领域的小微企业分散欠薪问题一直居高不下。一些小微企业发生欠薪后,公司负责人迅速撤离营业场所,执法目标失去联系,给工资回收和职工权益保护带来很大困难。

——施工领域的各级分包和转移矛盾尚未完全解决。

记者从采访中了解到,虽然近年来建筑领域的管理不断细化,但分包、劳资关系混乱、矛盾转移等长期存在的问题仍未得到解决。

济南市农民工综合服务中心主任丁林鸿表示,为了获得承包权,一些施工单位恶意竞相压低价格,然后通过层层外包工程和劳动关系来延伸风险链。但是,一旦合同损失发生在工程付款等前端环节,施工就很方便通过扣除工资来弥补损失空,最终使农民工成为受害者。

-企业经营困难加剧了拖欠工资的风险。

记者从采访中了解到,一些企业经营困难,导致企业负责人“出走”,拖欠农民工工资。

河南龙胜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是一家农业企业。自2017年底以来,公司拖欠工资58万元,拒绝提供工资单、考勤单等相关就业资料。公司的实际经营者已经逃走了。

“过去两年,企业面临巨大的经营压力。劳动力成本和原材料成本正在上升。随着信贷紧缩,企业面临生存的考验。他们中的一些人确实遇到了没有足够的钱支付工资的问题。

河南富源食品有限公司负责人王洪倩说。

应进一步实施特别账户制度,建立正常的管理机制。许多基层劳动和社会保障监察部门的专家和干部表示,相关欠薪处罚应进一步细化,以保护农民工的合法权益。

一些劳动和社会保障监察部门的干部坦言,农民工工资专户管理制度是解决欠薪问题的好办法。但是,对于没有设立专门账户的企业,虽然各级文件都建议给予通报批评并责令其改正,但仍然缺乏具体有效的处罚措施。

丁林鸿等基层干部表示,清理拖欠农民工工资需要多部门联动,不能仅限于年终“救火”集中清理。应建立正常的管理机制。

对于违法分包、转包、资质隶属等问题,住房和建设部门应当做好查处工作。人力资源和社会服务部门应加强日常执法检查,提高各行业特别是建筑领域劳动合同签订率,形成联合监管力量。

此外,许多小微企业的负责人呼吁国家采取更多措施减轻企业的业务负担,提高支付劳动力成本的能力,帮助企业渡过困难时期,并在当前市场运作、税收负担和社会保障的压力下与企业共同保护农民工的权益。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