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与法

[引领新征程]智能制造“永川戏”——以西部城市工业发展为例

新华社重庆11月29日电(王龙波)集智汇附近的居民没有料到智能制造会改变生活。

集智汇是重庆永川区一个国际农民物流城市的名字。

这是成都和重庆之间重要的农副产品集散地。

凤凰湖工业园区离集智汇不远,是国内智能制造业发展最具活力的地区之一。

“物流城位于郊区,尚未与污水管道连接。过去,每天都有10多辆污水车被拉到城市的污水处理厂进行处理,平均每天花费数千元,”集智汇国际农民物流城的负责人说,他说当时周围的居民对污水有很大的意见。

大约三个月前,物流城附近出现了一个标准集装箱大小的污水处理站。

该污水处理设备配有传感器、控制器、云计算等新技术,处理后的水达到一级排放标准。

大约三个月前,物流城附近出现了一个标准集装箱大小的污水处理站。

该污水处理设备添加了传感器、控制器、云计算等新技术,处理后的水可以达到甲级排放标准,“即使接触密切,也不会闻到任何异味。

“李志刚以前是深圳的企业家。

作为生产分散式污水处理设备的企业负责人,他说他最近计划将企业总部从深圳迁到永川。

“这种智能污水处理设备更适合广大乡镇。在西方,它无疑更靠近市场。

在永川的街道上,人们正愉快地谈论着当地两家快餐店的新“饺子机器人”。

在采访中,只有一部分居民知道这个机器人是“永川制造”的,但他们遇到的所有人都说,“它真的又快又好。

“智能制造是重庆永川近年来的热门词汇。

今年9月,重庆文理学院首次招收机器人工程专业的学生。

这所大学也位于永川。

机器人工程是学校参与永川智能制造业发展的重要举措。

曾几何时,永川的智能制造也是一片白色空。

近年来,全球产业转移为中西部地区,特别是中小城市加快工业化提供了难得的机遇。

因此,各地区启动了一系列新的产业计划,加大了投资促进力度,试图率先进行产业转移。

然而,如何在“吸引”的同时“停留”,如何将招商项目变成“催化剂”,而不是园区内的“先进盆景”,激活当地产业升级?此外,它已经超越了“只增加国内生产总值数字”的短视思维,增强了人们对新兴产业的收购意识……这几乎已经成为中西部地区城市面临的一个普遍问题。

“在某种程度上,永川在智能制造领域的发挥是一个有益的探索。

”重庆当地学者说。

近年来,重庆永川选择突破工业和信息化部“南起张家港,北至石景山,东至青岛,西至银川”的原有产业布局,培育出快速发展的智能制造业。

新华社的王川说,他已经尝到了智能生产线的好处。

重庆冯英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川

这家主要从事汽车发动机缸体生产的企业曾面临技术升级的巨大瓶颈。

“2016年,我们将逐步购买智能设备,以提高生产线的效率。

他说,现在企业的生产效率提高了30%,劳动成本降低了一半。

“生产线的智能化水平越高,企业的竞争力就越强。

“王传口的智能设备来自一家名叫威诺库的企业。

这是永川第一家数控机床制造企业,以前位于重庆主城区。

温诺库进入永川时,是永川智能制造的开始。

像许多邻近城市一样,永川的工业始于20世纪80年代。

从最初的煤炭、钢铁、建材和化工行业,到依托重庆汽车摩托车产业发展机械加工和汽车零部件产业,再到依托重庆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电子配套产业。

2014年,永川工业总产值首次达到1000亿级。

然而,传统产业比重过大,结构亟待调整。

此时,川渝地区的制造企业与王川的冯英相似,普遍面临转型升级的压力。

巨大的区域市场需求让永川看到了机遇。

最后,永川选择突破工业和信息化部“南部张家港、北部石景山、东部青岛、西部银川”的原有产业布局,开始发展机器人和智能设备产业。

后来的事实证明,帮助当地制造业升级成为永川智能制造业快速发展的“准则”之一。

以进入永川的威诺客为例。

为了满足客户的需求,近年来,威诺客与Xi交通大学和重庆大学共同开发了五大系列数十台高效智能机床和生产线产品。

其中,值班机器人智能轮毂加工生产线在行业中名列前茅,达到了德国同类生产线的水平。全网智能4小时快速服务响应系统为行业重新建立了服务规则……”四川和重庆地区是威诺客智能设备客户群中最重要的市场之一。

重庆威诺客智能设备有限公司技术总监黄刚强表示,现在威诺客已经基本实现了永川本地化,这也证明了永川智能制造业的成长。

“川渝制造业传统深厚,发展前景良好,智能市场前景广阔。

重庆固体高科技长江研究院副院长吴迪表示,与其他依赖降低要素成本的转移产业相比,永川的智能制造完全“可行”。

据统计,永川智能制造领域已签约引进和培育广州网通、云南郑泰机床联盟、德国Emc、德国利勃海尔等136家机器人及智能设备企业。

新华社称,“深圳引进固定高度相当于引进一颗种子。

”永川区官员说道。

2014年7月,经过在永川为期一周的考察,深圳市固高科技有限公司重庆固高有限公司正式落户。

高古是由香港科技大学的三位教授成立的技术研究公司,他们分别是李泽湘、吴红和高强兵。

李泽湘是全球机器人学会主席,吴红和高强兵分别是数控专家和微电子专家。

“作为技术创新的平台,高古的运作模式是不断出口核心技术,培养人才,并利用资本等手段来带动整个产业链的发展。

”吴笛说道。

重庆固体高科技长江研究所展示“永川制造”机器人。

新华社报道称,李志刚的智能污水处理设备是基于一个高科技创新平台。

高古落户永川后,立即在永川成立重庆古海科技长江研究所,专注于克服行业中的一系列关键共性技术,如“高功率密度驱动控制技术”和“无传感器实时动态模型辨识与控制技术”。

吴迪表示,重庆长江固体高科技研究所的研发将集中在电弧焊、传感器等领域。

研发平台,让大量上下游企业加速向永川集聚。

目前,永川已经建立了五个公共服务和协同创新平台,即高古长江研究所、华中数控工程中心、Xi交通大学联合实验室、重庆3D打印创新中心、机器人中创空。

此外,近年来,中国科学院两院多名院士、长江学者和100万名国家工程人才落户永川。他们培养了2名重庆“百人计划”的人才和5名重庆的学术和技术带头人。他们聘请了香港科技大学、清华大学、华中科技大学等大学的27名教授担任技术顾问。“这些科研力量正在为永川的创新和研究提供智力支持。

据统计,永川智能制造领域已签约引进和培养广州网通、云南郑泰机床协会、德国Emc、德国利勃海尔等136家机器人及智能设备企业。

“永川将力争到2018年引进200家机器人和智能设备企业,产值超过200亿元。

“永川区相关负责人。

重庆当地学者分析称,离开传统的单一项目投资促进模式后,以重庆笔记本电脑和汽车产业为代表的产业集群投资促进模式逐渐成为西方许多城市的共识。

“永川通过引进研发平台作为种子,吸引上下游企业走得更近,不断孵化新企业,形成智能制造的生态圈,这是对招商引资的进一步探索。

“永川制造”机器人在重庆长江固体高科技研究所展出。

新华社报道,“城校互动”的发展模式在重庆。永川有15所学院和大学,被称为“职业教育城”。

此前,由于成功创建了“城校互动”模式,永川成为中国教育部第四个职业教育发展模式。

“每年近3万名技能型人才是永川智能制造业快速发展的另一个关键。

“永川区相关负责人。

近年来,在“城校互动”思想的影响下,大量高校与工业园区或智能制造企业建立了深厚的合作关系。

重庆文理大学机器人与智能设备研究所主要致力于工业机器人的高速高精度伺服控制、工业机器人的高精度传感器、智能设备的综合应用等方法,并在伺服控制算法领域取得了一系列先进成果。

“近年来,研究所与永川和重庆的多家单位签订了技术合作协议,如重庆华中数控、广州数控、哈尔滨工业大学机器人等公司,将为国内工业机器人精度和速度的提高提供研究支持。

“重庆文理学院相关负责人。

此外,重庆工业技师学院还引进华中数控联合建设“华硕机器人工业技师学院培训中心”,重庆高古机器人有限公司联合建设“重庆工业机器人特色人才培训中心”…永川目前有9所高校开设机器人及智能设备相关专业,其中重庆工业技师学院是全国首家开设“工业机器人应用与维护”专业的学校。

高素质人才的供给加快了重庆智能制造业的发展。

黄刚强说:“自从进入永川以来,威诺客取得了快速发展,人才的雇佣主要是本地化和年轻的。”他补充说,这些年轻人中的一些人已经成为公司的生产专家和技术骨干。

“接下来,永川将大力引进欧洲高端智能设备企业,包括德国、法国、意大利等。在引进德国艾曼纽、利勃海尔、博世力士乐和意大利法格马等高端数控机床和自动化企业的基础上,继续加强智能制造业,帮助西部地区产业升级。

”永川区官员说道。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