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娱乐

人民网评论:3000亿损失迫在眉睫?“铁腕控制污染”可不是闹着玩的

“300多万辆汽车停产,相当于产值损失3000亿元。形势极其紧迫。

近日,德国大中华区企业舍弗勒集团(Schaeffler Group)希望上海相关部门“宽大处理”的求助信引起了很多关注。

乍看之下,巨大的数字和损失打动了听众,并令行业担忧。

但是,细看原因就会发现,寻求帮助的原因是企业的滚针原料供应商“因环保原因被切断电源和生产”,相关生产设备被拆除。很难避免收获后果的怀疑。

就在十多个小时后,舍弗勒发布了最新声明,称全球资源已经被调动起来,以妥善处理供应链问题,对生产的影响目前是可控的。

然而,求助信的舆论已经开始蔓延,甚至引起了环境保护部的高度重视。事件的原因也慢慢浮出水面。

原来,早在九个月前,供应商就已经收到了环境改善的通知,但却充耳不闻。

所谓的“紧急情况”仅仅是由于舍弗勒和他的供应商长期忽视环境保护。

正如环境保护部门所说,“这家德国公司真的不需要反思自己的环境管理吗?”显然,“绑架”现行环保政策是以影响中国汽车工业发展为由的;舍弗勒以高经济损失为借口获得公众的同情,他的求助似乎是“见义勇为者”。

应当指出,虽然企业的“迫切需要”已经消除,但环境保护的“迫切需要”并没有减轻。

从华北近17万平方米的巨大渗水坑到甘肃祁连山突出的生态环境破坏问题…近年来,环境保护压力巨大,环境保护形势空前严峻。

正因为如此,从2015年底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在河北省巡视开始,一场环境保护问责风暴在全国爆发,波及31个省,超过15,000人被追究责任。

“原来污染处理就像一巴掌,这次感觉刀子真的在脖子上。

“必须承认,当今生态环境保护中的许多矛盾都可以追溯到经济发展问题。在很大程度上,它们来自于过度依赖增加物质资源消耗、过度依赖大规模扩张和过度依赖高能耗高排放产业的发展模式。

因此,有一种观点认为,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之间存在着天然的矛盾。

不用说,如果我们把目光局限在这3000亿元人民币上,舍弗勒和其他企业必然会付出相应的代价。但是,如果我们展望未来,把3000亿元的产值扩大到3万亿元和30万亿元,我们就会发现环境保护是一项造福现在和未来的事业。

另一方面,对舍弗勒来说,他不是在为过去的生态债务买单,并投资未来的生态潜力吗?在生态环境保护问题上,习近平总书记始终强调“大账户、长期账户、全面账户和综合账户都要核算”,“不能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实现临时经济发展”。

因此,我们不能光看夸大的数字就忽略环保措施,也不能因为污染企业示弱求援就动摇“铁腕治污”的初衷。

企业也应该明白,用壮汉的勇气和行动来折断手腕,用“强硬派”和“强硬派”的决心和勇气来亮剑对付一切破坏环境的行为,这不是闹着玩的。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